Negative Happy, Daydream Believer.

Narnina



在銀魂#247最後看到好久不見的冷血硬派大人
那種感覺就像是去看BEAST演唱會
結果金希澈在最後忽然上台一樣澈動啊啊啊啊啊
要不是流雨雲有先歡天喜地的暴雷給我知
我可能會嚇到說不出話來
不過委屈永煩為了要看我鬼叫而千方百計防雷
雖然被破梗,可是我鬼叫的程度不減啊哈哈哈哈哈

下一次可能又要一百集以後才會出場吧
我真是卑微的冷血硬派飯啊(-┌)

這幾天上班一直在蕊到了明天(尤其昨天下午就只聽這一首)
很久很久以前是好喜歡這首歌的,
然後變成再也不想碰觸的歌,
然後現在又有勇氣聽了。
不管是庚澈、還是這些那些的事情,
說著不可能忘掉、說著就跟當初一樣痛,
但時間好像總是能沖淡一切。
與其說是撫平傷口,還不如說是揚起的塵漸漸矇蔽了視線。
而現在也像當初一樣怎樣都聽不膩,
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。

其中卻有多少事情,早已灰飛煙滅。


明天要瞬間移動。
沒特別抱什麼希望,
但祈禱一切順利。

Comments 1

詡傲  

你的前三行比喻還真是有夠貼切

2012/03/01 (Thu) 00:08 | EDIT | REPLY |   

Leave a reply